Singapore Citizen Journalism 新闻前线

December 26, 2011

令人无奈的事情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hkboh @ 10:01 pm

 令人无可奈的事

在报章读到74岁老妇动了心脏手术之几天后逝世的新闻,心中已感到不平衡,再读下去,赫然发现,主刀和受训医生竟然在动完手术之后立即辞职和分别不再当实习医生。我心里感到很挣扎,纳闷和无限感慨。。想不久前,太太卵巢癌去世之前在医院发生的事又是一幕一幕的呈现在脑海里。。有一次周末在医院守着她时,看到太太睡着了,就快速的去洗手间一趟。。没想到才不一下子,回来的时候,看到太太床上的白布已染上大片红色血迹,还有满地的一堆血迹。。清洁工人快速地正要清理。。我既刻阻止他,要问明原因,但是他们只是说医生刚才在抽血。我问护士,那一位医生在太太睡时抽血,可以的吗?但他们却说不出是哪一位实习医生在太太睡觉时抽她的血。。而且是差错的抽血。可以这样子的吗?因为护士长(太太哥哥的教友。。)发现针管 筒插错!我既气愤又无奈。过后向化疗医生反映,她说,周末见习医生比较多。。我也不解,刚刚同一天才抽了数次血,在短短时间内又再抽?其回答是,不同医生,不同的要求!我的天啊!太太每次抽血都痛哭的声音声(因为她已近乎瘦得皮包骨。),喊叫我的声音,直到到现在还不绝于耳,挥之不去。
。。

大粒的药丸原本是应该放在水杯里待溶解才喝的,但没人告知,可怜的她好不容易才吞了下去,那时她吞咽已困难。。天啊!

那时太太的脚已肿得像大象一般,奄奄一息,插管围绕,病床墙头明挂着不能下床走动!但见习医生却要她下床做运动。。

太太在化疗的期间,换了好多次化疗药,我不是医生,所以医生问我要不要换这种药或者想要那一种药,我全然不敢堪自决定。

最后换了价钱不菲的口服药,终导致鼻子流血,口吐血痰。。即刻停止服用。
化疗医生来探病房时,太太那时还清醒,但眼睛是已看不到。听到医生高跟皮鞋的脚步声音,她马上喊:“安静!” 年轻的化疗女医生对我说:“ 惨了。。你太太一定骂我,因为我给她的药太强了。。”

几天后,太太肾功能衰败,不治逝世。。骨灰呈深黄色,据说是药太强烈。

在医院的其中一些日子,由于扩散到肺,有5天需要每一天去另一间医院电疗胸部,开始时由救伤车载送,躺在担架上,太太辛苦得总是吐个不停,我要求用载人的车,回应说,载人的车没有氧气设备,不能。最后还是一位印籍护士把氧气筒带来用载人的车辆护送,才松了口气。。

以上点点滴滴,不是想追究些什么责任问题,也不是针对些什么,医生们有苦衷是我们无法了解的,我们知道。太太现在已过世了,再追究也是没用,因为在医院也是太多好人好事,一些医生,护士,在太太行最后的人生旅程时,都给了她很大的爱心。。我只是想到太太对护士长所说的,好的事要赞扬,不好的也是要提出改进。。

如果医院方面有任何在协调或者伸缩性上需要改进的地方,不时捡讨改进,是为重要啊!千万不能等闲视之,行政细节上的差错,是人命关天的啊!

Advertisements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