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apore Citizen Journalism 新闻前线

July 18, 2012

误撞法网,曲折80天。。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hkboh @ 11:01 pm

Image身陷新加坡整整80天,终于可以回家了。面对镜头,谭丽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

误撞法网,曲折80

李叶明/文(特约>



谭丽是一名来自中国的旅聘爱好足迹遍布菲律宾、柬埔寨、越南、;来西亚等多个东南亚国家。谁知今年;人新年除夕,一次快乐的出行竟然变s梦魇,

令她在新加坡坐了一个多月的牢。

今年春节前夕,她与定居印度尼西亚的好友相约,去崙厘岛玩浮潜。

这样的自助旅行对渾丽不是第一次。她很快订好机桌,选择搭乘廉价航空经新加坡转机,先到雅加达与好友小聚两日,再一起飞往峑厘岛。

年除夕下午,谭丽乘坐虎航班机抵达新加坡樟宜机场。她在机场大厦内没有发现转机柜台和标志,当时感觉有些疑惑。随着人流走到人境柜台,她向柜台官员出示护照。官员向她要签证,她说自己只是在这儿转机,没有办释新加坡签证。

事实上,她也有办理印尼签证。因为印尼友人告诉谭丽,她可以到雅加达机场办理落地签证。

那位官员听诨丽说没有签证,就叫来一名警察。谭丽被带到一个玻璃房, 开始接受盘问。谭丽再次解释,因为只是转机,目的地是雅加达,所以没有办理签证。她还向警察展示了装满浮潜工具的背包和她办的旅游保险。

后来一位高级警官进来了解情况。之 后拿走她的^照,让她在房间内等候。

她一个人一等就一个半小时,又饿、又渴,又很想去厕所,她更急于想知道,自己还能不能续程前往雅加达。可玻璃门是锁住的。她试图通过墙上的对讲机呼叫,却无人回答。

后来终于有人开门,让她上了厕所。之后她看见那位髙级聱官, 于是上前询问处理结果。对方向她出示”拒绝入境通知”,然后挥手让她回房间等候。这下谭丽傻了眼,忍不住哭了起来。

这时,一位女性华族官员走过来询问情况。谭丽连忙解释。对方问她是否有亲戚在新加加坡。她说没有。

廉价航空终站不提供转机

后来她知道,新加坡樟宜机场有四个航站楼^她所在的是专门给廉价航空运营的终站,是唯一不提供内部转机的。因此她

须先出关,再入关,所以要有签证。

有好友现在印尼,是印尼永久居民。那位女官员表示要帮她,让她拨电给印尼朋’ 友,求证中国公民在雅加达办落地签之事。随后她带谭丽去见拒绝她入境的高级謇官。可对方说印尼朋友不是印尼官员不算,除非虎航提供书面文件。于是谭丽被交给另一位警察,过后被带出候机楼。

.

当时是下午5点,谭丽以为自己被’允许登机了。就在这时,一辆看似囚车的黄色面包车开来。潭丽被要求上车, 说是转往另一处”办公室”。谭丽回忆说,当时她本能地向后退,不愿上车。在挣扎中那名辅警在另一位女性同事的帮助下,抓住她进车里。

大约两小时后,又来了几名警察跟. 她谈话,告诉她”惹麻烦了”,因为在挣扎中踢伤政府人员,她因此被捕。

春节之际身陷囹圄

就在万家团圆欢度春节之际,谭丽身陷囹圄,在举目无亲的新加坡过起了铁窗生活。

法庭时,谭丽被允许打一通室内电话。可要拨给谁呢?她只好要求打给中国驻新加坡大使馆。可谁知,大使馆当时正放长假过年,电话一直无人接听。而在印尼的朋友一直等不到她,于是四处打电话找她,并确定她是在新加坡”失踪”的。

锒铛人狱的谭丽怎么也想不通,一次快乐的出行,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她完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甚至一度想要自杀。当时狱友见她终日以泪洗面,便纷纷开导她。谭丽才慢慢回过神来,如果当时自己没有挣扎,那么最多是被遣返,不会闹到在监牢里过年这么惨。

一个星期后,潭丽终于打通使馆的电话。使馆人员帮她通知家人。在印尼的朋友也终于知道她的具体下落,专程飞来新加坡探监。后来谭丽的家人千方百计找到一位熟识的新加坡人,他愿意出面担保并找律师替她打官司。

终于在坐牢34天后,谭丽得以取保候审。

80天经历感慨万干

采访谭丽时,她”身陷”新加坡整整八十天。当天是她在狮城的最后一天。她终于可以回家了。面对镜头,她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

在新加坡打官司,十分昂贵。单律

师费就花掉她2万新元。出狱后,她为打官司在新加坡暂住的开销也不小。

官司的进展也出人意料。由于谭丽坚持自己没有”故意攻击”,她的代表律师决定写信给,^检察长陈情。在详细陈述事发经过后,律师表示:整起事件是因为困惑和缺乏沟通导致;当事人有良好的学历和职业,是旅游爱好者,从来没有前科。,

果然,控状后来被撤销。潭丽很快拿回护照,准备回国。当然,她也拿到一份警告信。回顾这80天经历,她感慨万千,反省自己以后出国,一定要仔细收集资料。如果早知道新加坡廉价终站不能转机,就不会有麻烦了。

您对谭丽的经历有什么看法,请电邮到zbxhd@sph.com.sg或发送手机短讯至81289296。 •

联合早报 2012年7 月 9 日


对谭丽经历的反思与感想

2012 79日联合早报的李叶明特约搞里,读到一位中国背包旅游爱好者谭丽,她在新加坡廉价航空终站的遭遇,令我感慨万千。。她自个背包旅行经过许多落后国家都平安无事,却在我们这算是发达国家出事了。。我这么强调的意思是说,发生过严谨的事应该严办,而这在清楚押明没有前科,又因为困惑和缺乏国家文化,语言沟通上导致和官员出现了问题的谭丽,官人却不够伸缩性处理的做法令人感到有点失望。在发现到她不是什么危险人物时,是否应该提供一些帮助?

很明显的,谭丽是慌张之中本能踢了官人一脚,不管这是有意或者是无意。所以她惹来了牢房之铁窗味。。正如她所说,如果早知道新加坡廉价终站不能转机,就不会有麻烦了,而她所在的是专门给廉价航空运营的终站,是唯一不提供内部转机的。因此她必先出关,再入关,所以要有签证。

我也是旅游爱好者。但换着是我,肯定也如此遭遇。。

我到过一些需要出境再入关转机的国家,一下飞机,不是囚车等着我们,而是一辆豪华巴士等候我们,然后载送我们另一个入关口,心里感觉是温馨温暖的。。为何我们服务第一的机场不能?

Advertisements

Blog at WordPress.com.